武承嗣—武珝侄

武承嗣(649年—698年),字奉先
,并州文水人,武媚娘侄。历官秘书监,袭周国公。光宅元年,授礼部军机章京、同中书门下三品。垂拱元年,同凤阁鸾台三品。月余后罢。载初元年,授纳言。天授元年进文昌左相。武曌专权,他提出诛杀皇室及大臣中不附者,立武氏宗庙,并必要武后立他为皇储,遭到狄梁公等人不感到然。长寿元年,罢为特进,后抑郁而死。

桑梓: 并州文水

(历史

武承嗣的墓志被盗窃出土,并为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种植业博物院征集收藏。墓志文为梁王武三思所撰写,提到承嗣死时年50,由于估量他应生于贞观二十八年。

国 籍:大唐

光宅元年一月,徐不务空名,骆临海等,为反武珝掌权,以“匡复庐陵王为辞”,在新乡进军。武承嗣和小叔子武三思以光孝皇帝光孝皇帝的幼子韩王李元嘉、鲁王李灵夔等,“属尊位重,屡劝太后固事诛之。”

正文内容整理自互联网,原版的书文者已不恐怕考证,版权归原来的著笔者全部。历史通不收费公布,仅供就学参谋,其眼光不代表本站立场。站务邮箱:787415682@qq.com

故世日期: 698年

桑梓:并州文水

西魏补阙乔知之的丫鬟碧玉生得娇艳美观,并且能歌善舞,又会写作品,乔知之极度偏幸。为此他从不婚娶。魏王武承嗣要权且借她去教他的姬妾们梳妆,去了后来便被纳为妾,再也不放她重临了。乔知之于是写了首诗《绿珠怨》寄给碧玉,诗写道:”石家金谷重新声,明珠十斛买娉婷。此日不胜偏自许,此时歌舞得人情。君家闺房不曾观,好将歌舞借人看。意气雄豪非清理,骄矜势力横相干。辞君去君终不忍,徒劳掩袂伤铅粉。百多年离恨在高楼,一代姿容为君尽。”碧玉获得诗后,哭了四天不进食,投井而死。武承嗣捞出尸体。在裙带上获得此诗,大怒,便授意让人设想罪状控告他,竟然在南市斩杀了乔知之,并没收了她的整套资金财产。

别 名:武奉先

身故日期:698年

www.lishixinzhi.com

武曌:“承嗣、三思是何疥癣!”

追 赠: 太尉、并州牧

同年,武后废李耳为庐陵王后,武承嗣感觉“武氏当有天下”。于是,他主动地为巩固武氏声威出主意,为武曌称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宣传。十一月,武承嗣提议武珝“追王其祖,立武氏七庙”。武媚娘不管一二宰相裴炎等反对,封其五代祖为王,立五代祀堂于文水。

武承嗣的铭文被偷走出土,并为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种植业博物院征集收藏。墓志文为梁王武三思所撰写,提到承嗣死时年50,由于估计他应生于贞观二十六年。

初入仕途

封 爵: 魏王

武后称帝后,以其子李淳为世子君。武承嗣就瞄准了太子那个地方。他驾驭独有先当上皇储,未来才具当上国王。他不住派人向武媚娘游说、央求,同临时间用力讨好武媚娘和其宠臣,谋求争得他们的支撑和赞成。

前程: 礼部御史、文昌左相

《新唐书》:“高、中二宗,柄移艳私,产乱朝廷,武、韦诸族,耄婴颈血,四日同污铁刃。”

出生日期: 658年

武承嗣人物毕生

民 族: 汉族

崔融:“君王立国,王侯建社。择良日兮侯景风,坐千乘兮驱驷马。以翼君上,以安天下。体面笔者祖,明惟姬文。封畿之内,子弟如云。帝曰犹子,余嘉乃勋。赏以郑国,树司置军。惟王之生,其道能久。钦佩忠仪,相持孝友。器业尊贵兮谦虚自守,势望隆贵兮骄吝何有?乃作宗正,宗正维宁,乃司图史,图史用成。莅于左率,储仪以贞。升于都座,邦务以清。与朝休戚,为王卿士。鸾诸东飞,凤池西止。绩比周邵,文高扬史。吾无闻然,尽在是矣。晦明有疾,砭药无痊。交驰冠盖,并走山川。兰萎前段时间,鹏落中天。津门二恸,邸第虚捐。赐以冢茔,崇其祑数。礼物如在,君主哪里?辞洛城之国门,见秦川之陵树。风飙飙于羽葆,日沉沉于鸾骆。任城告凶,同气无从。琴书露哀,剑履尘封。词凄白马,颂断黄龙。唯当子建,长奉时邕。”

中文名:武承嗣

天授元一年一度二月,北周国寺僧法明等撰《大云经》4卷献上,《大云经》言“太后乃弥勒佛下生”。今世唐为阎提主(东正教以人世为阎浮提)。在武承嗣等大搞君权神授迷信活动的吵闹声中,四月,武后改唐为周,自个儿做起“圣神皇上”。武后称帝后,即刻立武氏七庙于神都;追尊其先世祖先为国王;追封其异母兄元庆、元爽,伯父反堂兄弟为王;封其侄、侄孙10余名字为王。武承嗣被封为魏王,食实封千户,监修国史。

武承嗣(649年—698年),字奉先
,并州文水人,武曌侄。历官秘书监,袭周国公。光宅元年,授礼部太尉、同中书门下三品。垂拱元年,同凤阁鸾台三品。月余后罢。载初元年,授纳言。天授元年进文昌左相。武媚娘专权,他提出诛杀皇室及大臣中不附者,立武氏宗庙,并必要武曌立他为世子君,遭到狄神探等人反对。长寿元年,罢为特进,后抑郁而死。

前程:礼部上大夫、文昌左相

北齐补阙乔知之的丫头碧玉生得娇艳赏心悦目,并且能歌善舞,又会写小说,乔知之特别重视。为此他一直不婚娶。魏王武承嗣要近些日子借她去教他的姬妾们梳妆,去领会后便被纳为妾,再也不放她重回了。乔知之于是写了首诗《绿珠怨》寄给碧玉,诗写道:”石家金谷重新声,明珠十斛买娉婷。此日不行偏自许,此时歌舞得人情。君家闺房不曾观,好将歌舞借人看。意气雄豪非清理,骄矜势力横相干。辞君去君终不忍,徒劳掩袂伤铅粉。百多年离恨在高楼,一代颜值为君尽。”碧玉得到诗后,哭了三日不进食,投井而死。武承嗣捞出尸体。在裙带上获得此诗,大怒,便授意令人设想罪状控告他,竟然在南市斩杀了乔知之,并没收了她的一切财产。

嗣圣元(Synutra)年,任武承嗣为礼部大将军。不久授其官职为太常卿、同中书门下三品。武承嗣是重视裙带关系爬上宰相高位的。他身居要职10余年,除了为武氏争权,卖力地成立舆论,排除异己外,未有何功绩可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