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七百石中的“石”念“shi”,照旧念“dan”?那个年,小编上了个假学!

依稀记得百家讲坛主讲人王立群在节目中是将一石的石读成shí。结果,高处不胜寒,人生舞台与碰着的商量往往成正比,令广大平日爱看以至只看古装影视剧的商量,说怎么这些该读dàn,连那么些轻便的学问都不晓得,那不是误人子弟,坑害受众之类的话。
那样一来,至于一石的石读音就有了二种解释:第一种,读shí;第二种,读dàn。
其实呢,那几个题目相当粗略。
作者没需要装腔作势,个人以为单凭家中储藏的四本词典就可以完全把这几个虽小却轻巧盲目跟风的题目说掌握。
第一本,古时候许慎的《说文解字》(我国最先、影响最大的词典)
所用版本:万卷出版公司2009年四月第1版二零一零年7月第4次印刷利用该书查到的石相关内容如下: shí 常只切
山石也。在厂之下;口,象形。凡石之属皆从石。
通过该书可见,一石的石应读shí。 第二本,《古中文常用字词典》
所用版本:商务印书馆二零零六年十二月第4版二零零六年11月尾都第六14遍印制利用该书查到的石相关内容如下:
shí④量词。1.体量单位,十斗为一石。2.分量单位,一百四十斤为一石。
通过该书可以知道,一石的石也应读shí。 第三本,《新华词典》
所用版本:商务印书馆 二〇一一年3月第11版贰零壹贰年五月第265次印刷利用该书查到的石相关内容如下:
shí③远古体积单位,一石为十斗。④远古份量单位,一石为一百八十斤。
dàn市制容积单位,1石是10斗,合100升。(此义在古籍中读shí,如二千石)
通过该书可以看到,一石的石也应读shí。 第四本,《现代中文词典》
所用版本:商务印书馆2000年一月修正第3版2000年10月底都第2捌17次印刷利用该书查到的石相关内容如下:
dàn容积单位,10斗等于1石。(在古籍中读shí,如二千石、万石等。)
通过该书可见,一石的石也应读shí。
总的来讲,作者感到就一石的石从古义角度看应读shí,而非比很多古装电视剧中所读的dàn。借此机缘,多说一句,平时看古装电视剧图一乐呵就足以了,千万不要偏信则暗,盲目跟随大众。

图片 1

图片 2

《风波西周之列国》剧照

回答:

青莲居士在《豳歌行上新平太傅兄粲》一诗中写道:“忆昨去家此为客,六月春初红柳条碧。中宵出饮两百杯,大顺归揖二千石”,这里确定“碧”和“石”是要押韵的,你说这里“石”是相应读“
dàn”还是读“shí”?

故此这位老师根本就从不读错,而是题主由于自身不是正统的野史学术商量者,自以为那位先生读错了罢了。

《风波夏朝之列国》片段

图片 3

《风云周朝之列国》中的毛遂形象

然则,关于它的另一个读音dàn,《新华词典》给出的释义是: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市制容积单位,十斗为一石。

在即时之处下,秦军也只是惨胜,赵奢之子的二十万三军并不是吃素的,有五成左右的秦军也在这里地领了“盒装饭菜”,並且对手是“军神”公孙起,换个人,结果并不会越来越好。

这么一来,“石”和“担”在运用进度中不可防止地用混了,“石”字就搜查捕获了dan的读音。

实则,这么日久天长,大家都被“骗”了,因为作为量词的“石”就相应读“shí”!

然而,读shi可能会唤起外人的玩弄,就好像“《司马光》的先生”的饱受相仿,所以依旧砥砺我们读dan。

电视剧中的曹阿瞒形象

也正是说,一担相当于一百斤。

那不经常期,各封国老板打招呼都以“xx王”,至于臣下的名称为,自然也便是“王”“大王”,或者“王上”了。

有鉴于此,“石”字的dan读音,应该现身于《辞海》出版前一年,即一九二八年至一九三一年。图片 4

至于女同胞吗,在立即,有个姓,做到“同姓不匹配”就能够了。


《风浪战国之列国》,指点我们再次回到周朝时代,不唯有只是意识到上述那个误读的知识点,恐怕反复学过的历史,更是在多少个新的阶段,为“新”的大家复苏二个“新”的野史。

回答:

影视剧中的嬴政形象

干什么“石”字会忽地发出dan读音呢?

只是,秦始皇同志大笔一挥,改成了“郡县制”,那就断了大户人家老爷创设“xx氏”的换代之源。

来讲说怎么读shi。那是可以从各样涉及到计量单位“石”的古诗文中看出来,假设读shi技能成就合辙押韵,倘诺读dan,则不和节奏。举多少个例证吗。

《今世中文词典》对读作dàn的“石”所作的表达:“体积单位,10斗等于1石。。

扯了这么多,最终结束案件陈词:“石”一如既往唯有shi三个读音,无论是或不是担任计量单位,都是读shi,只是到了近代才卓绝发生了dan的读音。

哪个人叫历史归于胜利者呢?胜利者的权能就是:让您看甚你就看什么,至于你看不到的嘛,这也不想让您看。

因为,当“石”作计量单位时,并非只限于体积单位,也可充作重量单位。

举个例子:大家都曾学过毛遂自荐的轶事,可是自荐之后的毛遂,有未有自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啊?课本并没说!

元朝邓肃《鼓腹谣谢许令》:东坡不恋二千石,却羡黄州芋径尺。一饱何妨作许难,千秋光泽贯白日。

这种“昏招”组合拳打下来,招致赵庄周同志最后被困沙丘,更被活活饿死

那与当下民国时代政党要归总全国语音文字运动有关——其专门的学业读音的萧规曹随,是“以北平地点语言为国语”。

再比方说,辛忠敏《念奴娇·西湖和人韵》中写道:“飞鸟翻空,游鱼吹浪,惯趁笙歌席。坐中豪气,看公一饮千石”,这里“席”和“石”押韵,分明,石在此边也应当读shí

汉代符锡《罗大将军石斋先生七十寿》:石翁不爱二千石,乞身眷荷频增秩。五十称觞千岁同,奕奕黄华照首秋。

古时的天子到底怎么称呼?

她并没有读错,纵然作计量单位,“石”的科班的读音也应该是shi,dan其实是民间的一种习贯性读法,并非驴非马。假诺读dan其实对应的正规化汉字应该是“担”并不是“石”。

可到了东周时代,封国的漏洞早已翘到天上了,先是
秦、魏、韩三国相王,接着又有“五国相王”,各封国都起来称王,至于驻马店参谋长兼周国君,骨干也没人再把它当盘菜

图片 5
那怎么会冒出石读成dan这种处境?因为dan其实指的是“担”。东晋“石”是粮食的计量单位,一石的重量是120斤,大致等于三个中年人能担起的供食用的谷物重量。所以就有人把一石叫做一担,其实是个借用而已。
图片 6
《南宋书·宣秉传》有一句“自无担石之储”东魏章怀皇储李贤作注“今江淮人谓一石为一担”。可以知道在宋代,已经在江淮地区流行将一石和一担混用。后来随着时间推移,这种用法越来越宽广。

就此,日常意况下,“女有姓,男有氏”

並且,《新华辞典》,对“石”当作计量单位的解释,也会有时常的。

而为了达成这一个目标,胜利者们给真实的历史施展了“大迷幻术”,不光作者等小白难辨真相,连当年的史迁,在编辑《史记》时,也会碰到众口纷繁的图景,留下一些相互反感的记叙

也许聊到此地,题主心中不服,有成都百货上千条友看到此间心里也要强,因为在重重人的认识里面,“石”字作为计量单位,本来就应该读作“dan”。

原始的姓,意思就是您从哪出来的,跟母系有涉及。比方姬、嬴、姜、姒、姚等等,都带着女字边,它的功效,正是在“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母系时代,分明小娃娃们的母系血统。

谈起那边,估量我们要调侃那位“《司马光》的导师”了。图片 7

可那么些“氏”亦不是乱来的,日常景况下,都以以本土、封地为自身的“氏”

而清初以降,北方村民有二个风靡一时的占有率单位:担。即三个大人所担起的粮食重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